·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机构设置  信息公开  网上办事  互动交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正文
长青自然保护区的那些事
2018-10-09 15:16  

  初与人相识,言谈中都会好奇地问:你在哪里工作?保护区有原始森林吗?能看见什么动物?野外危不危险?
  这些,自然难不倒我,信手拈来就足以撩起他们的兴趣,当然不是瞎吹,因为那些事,全都真真切切地在我眼前发生过……
  惊呆的黑熊
  
保护区成立那年,我和4个同事驻扎野外做动植物本地调查,中途几天一直下雨,我们待在野外帐篷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无所事事,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一天午饭吃得早,在帐篷里闷得难受,就穿着雨鞋,一个人顺着废弃的林区便道随意溜达。雨不大不小,四周的山峦笼罩在雨雾中。
  
“嗷——”
  一声低嚎,惊得我浑身一颤,一头黑熊就在我面前!小而圆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一股凉气瞬间由脚底升起,大脑一片空白。我能清晰地看到它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和黑亮黑亮的小眼珠,以及胸口那一弯白毛,最重要的是,它的嘴张着…… 
  那是一个路的拐弯处,由于两侧长满了树木杂灌,前方的视线完全被挡住了,加之落在树林和伞上的雨声,在毫无防备之中,我们偶遇了,还差点来个撞怀式拥抱!我整个人像被施了魔法,定在那里无法移动,只感到狂乱的心跳……突然,黑熊侧转身,沿着上坡面,斜斜地跑去,消失在密林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回过神来,腿依旧软软的。
  很多人都会问我:“它为什么没有攻击你?为什么还张着嘴?”我不知道,也许,它和我一样也惊呆啦。哈哈哈,反正,那时候,我是真的惊呆啦。
  被撞倒的野猪
  
秋冬季节,保护区里最常见的大型动物之一就是一群群拖儿带女、四处游荡觅食的野猪,少则四五头,多则十几头。雄性野猪比雌性大,体重可达100多公斤,脊背上的鬃毛粗壮,激动时竖立起来,看着很恐怖。猪崽带有条状花纹,颜色像大号的松鼠,跟在后面乱窜,倒是很可爱。
  保护区内废弃的采伐便道很多,路上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动物留下的蹄印、粪便和觅食的痕迹。 保护区刚成立时,条件很差,交通工具很少,野外巡护工作全靠GEF项目(全球环境基金)捐赠的4辆越野摩托车来回跑。一天傍晚,临时要去大坪哨卡接人,大坪哨卡位于保护区纵深处,距离我工作的地方有20多公里。因为天色将晚,我骑着摩托车匆匆赶路。邻近大坪哨卡,有一个很大的上坡盘道,我加大油门,向上冲,刚转过盘道,我就吓傻了——一大群野猪出现在我的车前!慌乱间,我径直就冲了进去。受到惊吓的野猪顷刻间四处逃窜,感觉车前有东西一晃,“嘭”的一声闷响,车头一扭,我就被扔翻了出去。等我睁开眼睛,立马惊出一身冷汗!
  一头体格粗壮、毛色棕褐的野猪被四脚朝天地卡在我身旁的排水沟和一块大石头之间,满口白沫地厉声号叫着,长长的獠牙露在外面,蹄子乱蹬。吓得我心惊肉跳,立刻慌乱地爬起来,朝摩托车跑去。摩托车摔倒后没有熄火,轮子一直在呼呼空转。我抓起车头,就想把摩托车扶起来,谁知刚一抬车头,悬空的轮子一触地,摩托车居然原地打转,转动的反作用力将我再次推出去,踉跄着扑向那个嗷嗷乱叫的野猪!
  
我心想,这下完了。就在我扑向野猪的一瞬间,那头卡住的野猪,竟然嚎叫着,拼命摆脱出来,翻起身跑了!看到它离去时晃动的长长的鬃毛,我浑身一泄劲,顿时瘫软在地。
  
狂躁的羚牛
  
羚牛是秦岭山中体型最大的野生动物,雄性体重可达300公斤,别看它叫声如羊一般温和,性情却很暴躁。这些年,在野外与羚牛遭遇的次数最多,它随时可能出现在岩石后面、竹林和草丛里、大树背后、道路两侧,让你防不胜防!有一年做金丝猴野外种群调查,我们3个人一组,要爬上一个梁顶。当时有两条路可走,我选择顺河沟而上,难走但近,他们选择沿山脊线向上,路远但好走。于是我们商议好各自出发,在梁顶汇合。我先于他们抵达了梁顶,梁顶比较开阔,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兽径,上面满是动物的粪便和蹄印。估计他们上来还要一会儿,我找到一个大大的风倒木,躺在上面,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声音响起,我以为是他们上来了,也没理会,接着睡。声音越来越近,逐渐在耳边响起,一股浓烈的骚味也随之扑鼻而来。我一惊,睁开眼,一个硕大的羚牛头映入眼帘——黑而大的鼻孔喘着粗气,颌和颈下长长的胡须状垂毛就快要扫到我的脸上。
  我屏住呼吸,睁着眼,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1头、2头、3头……3头大的,2头小的,一共5头羚牛从我腿上跨过,我躺在那儿,惊吓到窒息!从那以后,我很少贸然独自一人在森林里行走,更不敢在林子里睡觉了。
  另外两次和羚牛零距离接触,也是惊险万分。
  
一次是带学生野外实习,沿着林内道路边走边讲,一头羚牛突然从路右边灌木丛里窜出来,还没看清楚,就已冲到眼前,靠右边的一个学生本能地往我身后躲,着急中,顺势将我推向羚牛冲过来的方向,我来不及躲闪,向前一扑,一把抓住了斜冲过来羚牛的尾巴,被它带了一个踉跄,撒手间,羚牛已快速的窜进了左边的树林里。而我手里,还攥着从羚牛尾巴上抓下来的毛。
  
另外一次是第三次调查大熊猫的时候,当时我们两个人一组,在一条干涸的河床里行走。我杵个棍子走在前面,同伴跟在后面,河床里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翻上翻下的,十分难走。
  
刚吃力地爬上一个特别大的石头,立足未稳,“呼”的一下,从石头另一边就站起来一头羚牛,正好面对面,情急之中,我操起手中的棍子在它头上猛敲了一下,转身跳下石头就跑。不知哪来的劲,我在乱石中跳来跳去,一下子蹿出20多米。感觉好像羚牛没有追上来,停下来回头一看,它仍然站在大石头背后,喷着响鼻,望着我。我估计,它肯定是受伤或有病了,否则,我哪能跑得过它呀。
  这些事,讲给那些城市里生活的人听,不过就是一部翻版的动物世界,一个转身,他们就忘得差不多了。但对于我,这些事,不单单只是个炫耀的话题,更多的时候,我会去想、去研究那些我见过甚至攻击过我的野生动物,这些年,习惯了。(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冯科)

上一条:护林员程效刚的房子
下一条:汉中:大熊猫与马“狭路相逢” 村民手机拍下有趣一幕
关闭窗口

主办:陕西省林业厅  承办:陕西省林业信息宣传中心  
地址:西安市西关正街233号 电话:029-88652000 邮政编码:710082
网站标识码:6100000003 陕ICP备06000182号